美国抗疫失败 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失败

k66凯时官网

2021-05-10

  齐明杰中国人权研究会研究人员、博士  在新冠疫情的重压之下,人类告别了充满悲伤迷茫和绝望的2020年。

不断传来的疫苗投产上市消息,或许是2021年这个全新的年份能够给人类带来的最大希望。

截至元月1日,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达到8400万例,死亡超过182万例。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特朗普始终不承认败选并想方设法为拜登政府挖坑的新闻占据着各大媒体的头条,而每天一路飙升的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似乎早被人们忘记,至少不在现任美国政府的议事日程之上。

  进入新年,美国的确诊人数迈过2000万关口,死亡人数接近35万。 从11月9日确诊人数突破1000万例到突破2000万例,仅用了53天时间,美国的疫情显然在加速狂奔,德州、佛州等多个州确诊人数超100万。

对于广大美国民众而言,跨年只是换了一本新日历,糟糕的状况仍在继续,甚至在不断恶化。

随着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的加速上升,不堪重负的不仅是美国的医疗系统和医护人员,同样还有美国各地的殡仪馆和火化工人。   长期以来,美国社会和民众有着极端的个人自由主义以及这一语境下的个人权利观,同时普遍坚持保守的宗教观念。

疫情发生以来,在民粹政治和社交媒体的冲击和加持之下,在政治领导人的极力淡化甚至谎言蒙蔽之下,美国民众变得更加反智反科学。

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这类再简单不过的防疫措施和原本单纯的科学问题,成为了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问题,最终甚至成为了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

殊不知,生命权是享有其他人权的基本前提和必要条件,疫情防控阻击战本身就是一场“人权保卫战”。   世纪疫情恰逢总统大选年,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疫情的传播和防疫的难度。 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几年一度的大选是压倒一切的重大政治议程。

选民、政客、媒体、利益集团在大选中相互影响、相互角力。

尤其是随着社交媒体的日益发达以及新一轮民粹政治席卷西方世界,政客们变得更加急功近利,更加缺乏对国家对人民的担当,政治主张也更加极端。 本次美国大选,拜登和特朗普的普选票均超过7000万张,分居美国历史上普选票第一和第二高。

这从一个侧面也表明美国的政治对立、族群撕裂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为了拼选举,特朗普不顾疫情严重一次次举行大规模集会。

为了大选中能有好看的经济数字,特朗普同样不顾疫情严重而重开经济、重开学校。

疫情引发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和种族矛盾又共同加剧社会对立,并进一步引发此起彼伏的抗议浪潮。 所有这些则进一步掀起更大的“疫情海啸”。 按照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的说法,美国的新冠疫情防控“在许多方面已经失控”。

而一直被特朗普政府视为“终极抗疫神器”的疫苗,无论在研发、分配还是在接种后的效果上,均状况频出、争议不断。   恰如教皇方济各所说,自由资本主义在疫情应对方面俨然完全失败。 事实上,美国抗疫的失败不仅仅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失败,更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悲哀。 在当今美国社会,宗教力量深深左右着人们的头脑,政治因素让人们失去理智,意识形态的竞争和癫狂让人变得不辨是非、不分善恶。 如果说,疫情之前的美国,有很多地方令人引颈仰望奉为楷模的话,疫情发生以来的美国,留给世人的更多是迷茫、无奈、无语,甚至鄙视。   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入演进,而美国则因为执迷于自己一贯标榜的自由主义和偏狭的人权迷局,同时也因为深陷疫情泥沼难以自拔,而一步步迷失在了百年大变局当中。 尤其是面对中国在此次抗疫中展现出的制度优势,美国进一步失去自信和理智,不仅丧失了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应有的国际担当,也丧失了作为一个现代文明国家应有的道义底线。

  跨年之际,神州上下因为习近平主席的新年贺词而深受鼓舞,因为全民免费接种疫苗的消息而一片欢腾。

中华大地风和日丽,一派国泰民安、歌舞升平的景象。 尽管依然偶有一些散发确诊病例,但全国上下依然青春涌动、昂扬奋发。

一张武汉和纽约跨年的照片引起人们关注。 相较于武汉跨年的人声鼎沸,纽约时代广场上则空无一人,《纽约邮报》甚至将其形容为一座“诡异的鬼城”。

而此时此刻,美国总统特朗普仍然为推翻大选结果做着最后一搏,反复呼吁支持者1月6日国会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时“进京勤王”。

  真诚希望纽约这个曾经代表着美国也代表着人类社会繁华与创造力的城市早日恢复活力,也真诚希望遭受重大灾苦的美国民众能够早日恢复正常生活。

事实上,面对人类社会大变革和国际格局的大变迁,我们也真诚希望美国这个超级大国能够早日以一个成熟、自信、负责任的形象和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