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一线职工风采录】弧光父子

k66凯时官网

2021-05-30

赵春青绘日前,在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浙江选拔赛上,宁波技师学院16数控焊接(五)班的丁澄洋获得焊接项目第1名,入选浙江省集训队。

“将门无犬子”。

丁澄洋的父亲丁卫松就是一位老焊匠。

丁卫松在绍兴柯桥水务集团排水公司从事焊接工作30年,曾获得全国技术能手等荣誉,还是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的领衔人。

“电焊不是我最初的选择。

”19岁的阳光男孩丁澄洋说。 2016年,中考成绩不理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当时16岁的丁澄洋感到迷茫。

“学一门技术,踏踏实实做一名技术工人。 ”父亲丁卫松开口了,但家里的反对声此起彼伏。

在行业内,焊接被称为“最不要脸”的工作,工作时要戴着面罩,脸上不蜕掉几层皮,眼睛不红痛几次就入不了这个“门”。

丁澄洋从小就看到爸爸经常带着“一身汗、一脸黑、一身怪味儿”回家。

2016年,丁澄洋怀着矛盾的心情走进了宁波技师学院。 当年,恰逢学校世赛项目焊接技术集训队选拔人才,丁澄洋通过学校层层筛选,入选集训队。

酷暑中,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在近40摄氏度的车间里训练,被汗水浸透的T恤能拧出水来,被溅起的火花灼伤眼睛、烫伤皮肤是常事。

“爸,我不想学了,当电焊工感觉抬不起头来。 ”2017年暑假回绍兴时,丁澄洋一度想要放弃。 第2天,丁卫松带着儿子来到他工作的车间。 丁卫松穿上橘色工作服,扎稳马步,两块钢板在一道蓝色的电弧之后凝结在一起。

那条焊缝上一片片整齐均匀的铁“鳞片”让丁澄洋感到神奇——父亲是怎么做到的?“世界上的金属制品,75%需要焊接,焊接技术直接决定了产品质量。

”丁卫松对儿子说:“作为一线技工,我对这个‘工’字有着特别的理解,‘工’字既是工人的工,也是工程师的工。

要成为一名优秀工程师首先要成为一名优秀工人。

”这时,懵懂少年似乎有了清晰目标:做一名像父亲一样优秀的焊工。 回到学校,丁澄洋专心学习电焊技术,慢慢享受焊接带来的乐趣:当漆黑的夜晚,一道道强烈的电焊弧光迸发时,多么炫酷;一缕缕紫蓝色的轻烟飘扬时,多么优美;均匀整齐的铁“鳞片”发出耀眼的金属光泽时,电焊工多么幸福。